少爺兩次下令,護衛也不敢多說什麽,衹得希望這個新上任的少夫人能給力一點,沒想到柳婉嫣連勸都沒有勸,衹過去扶住江默之。

柳婉嫣再次兌換了力大如牛大禮包,一路如有神助,扶著江默之一點也不喫力,但爲了避免江默之懷疑,還是裝作喘了幾口氣。

江默之眼眸深邃,含了些許愧疚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