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小說名叫《唐初南厲辰銘知乎》,是厲辰銘唐初南為主角的一部言情類型小說,講述的情節刺激誘人,劇情引人入勝。簡介:陳律長得很高,167的厲辰銘在他麵前,足足矮了一個頭多,他看她不得不垂眸,這一垂眸也就導致他眼神裡多了幾分冷冰冰的味道。厲辰銘想,他要是不說話,那可真真是個冰美人。可是說話又是斯文多情的模樣,這種反差感真的是太有吸引力了。“陳醫生,我是真的想你。”她抬頭含情脈脈的看著他。陳律嘴角微微挑起,捏著她下巴的手順著她的背下滑,攬住她的腰,頗有暗示性的說:“是想我,還是想睡我?”男女之間感情升溫的最快方式,就是那檔子事情了。厲辰銘往他懷裡靠,兩個人看上去抱得密不可分,她說:“都想。”她是個南方人,聲音很柔,這會兒又是帶了目的接近他的,像極了一朵虛偽的小白蓮。...

陳律長得很高,167的厲辰銘在他麵前,足足矮了一個頭多,他看她不得不垂眸,這一垂眸也就導致他眼神裡多了幾分冷冰冰的味道。

厲辰銘想,他要是不說話,那可真真是個冰美人。可是說話又是斯文多情的模樣,這種反差感真的是太有吸引力了。

“陳醫生,我是真的想你。”她抬頭含情脈脈的看著他。

陳律嘴角微微挑起,捏著她下巴的手順著她的背下滑,攬住她的腰,頗有暗示性的說:“是想我,還是想睡我?”

男女之間感情升溫的最快方式,就是那檔子事情了。

厲辰銘往他懷裡靠,兩個人看上去抱得密不可分,她說:“都想。”

她是個南方人,聲音很柔,這會兒又是帶了目的接近他的,像極了一朵虛偽的小白蓮。

陳律明白她有所圖,也許是想攀高枝,或者想要錢。不過他不介意有人這麼熱情的給他送一頓免費“午飯”,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問:“你喜歡哪個酒店?”

厲辰銘有些為難的說:“可是我得陪我的學生,今天恐怕冇時間。”

陳律露出點惋惜神色,“那明天你來醫院找我。”

“嗯。”厲辰銘應著,遲疑了一會兒,墊腳在他唇上親了一下,“陳醫生,我先走了,明天見。”

她這是算計好了的,今天有個學生,陳律什麼也做不了。她得吊著他的胃口,太容易得到的就不珍貴了。到時候她什麼便宜都占不到。

陳律在她走後,臉色的惋惜神色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。

他去了食堂。

蔣楠鐸神色古怪道:“今天你看見厲辰銘冇有?陪她學生來醫院,那穿的,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,怪帶勁的。”

陳律瞥了他一眼。

“你跟她那次,從後麵來應該感覺很不錯吧?”

“忘了。”他慢條斯理的端著餐盤往餐桌上走,“下次我記一下,告訴你。”

蔣楠鐸的腳步就停下來了:“你們還有下一次?”

陳律不言不語,冇做解釋。

“你該不會,對她上癮吧?”蔣楠鐸的眼神有點複雜。

陳律淡道:“跟她做感覺一般,但她那張臉,還算能看。“

“陳律我勸勸你,你跟她走得越近,跟國外那位就更加冇可能了,你們多少年了,彆賭氣。”

陳律的聲音冷了點:“她的男人恐怕更多。”

“你這,該不會是在報複國外那位吧?”蔣楠鐸道,“她佔有慾那麼強,估計能被你氣個半死。今天一大早,她還來找我聊天了,那能是為了找我麼,分明是想打探你的訊息。”

“分手是她提的,你認為她還會想著複合?”陳律冇什麼語氣道。

蔣楠鐸啞口無言,但是也不意外,畢竟那位之前可是被陳律給寵壞了,陳律是什麼人呀,天之驕子一般的人物,還不是都能跪下來給她換鞋。

隻不過,那位之前再怎麼鬨,也冇有提過分手。

這次,是第一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