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和林執又站在了車水馬龍的長安街街頭。他扔給我一本《好百姓手冊》,隨即坐在樹下一個石凳上,輕飄飄一個字,「讀。」「我犯什麼法了?」我惡狠狠的將書拍在石桌上,「那麼多人,你就抓我!」「誰讓你去賭場的?」...

我和林執又站在了車水馬龍的長安街街頭。

他扔給我一本《好百姓手冊》,隨即坐在樹下一個石凳上,輕飄飄一個字,「讀。」

「我犯什麼法了?」我惡狠狠的將書拍在石桌上,「那麼多人,你就抓我!」

「誰讓你去賭場的?」

「我第一次去,就被你抓了,你肯定是故意的!」

「我不去豈非不知道你早已想好了人選?」他起身,瞬間壓我好幾個頭。

威壓一上來,我嚥了咽口水,不想落於下風,「那又怎麼了!難道你吃醋了?」

「吃醋?」林執譏笑一聲,推了我一把將我按在樹上,「我從不吃醋,我喜歡哪家的姑娘直接搶!」

畢竟是上過戰場的人,嚇唬我這種呆頭鵝綽綽有餘,我想跑還被他困住,隻能直挺挺的麵對他。

可怕的要命我的天呐,要是真嫁給他,總有一天要被嚇破膽。

看著真把我嚇到了,林執鬆開手,半天才語氣略微溫柔了點:「所以知道該選擇誰了吧?」

我想說個謊話應付過去,【嗯嗯,我會好好想的。】

說出口的:「我選沈閒,你凶的可怕。」

林執像是要被我氣炸了。

我才注意到周圍一群看熱鬨的,圍了一個大圈把我倆圍住,目不轉睛的看我倆。

又悔恨又害怕又丟人。

我「哇」一聲哭了出來。

林執在長安街街頭把我嚇哭這件事,不到半日傳遍了京城。

他一路上冇哄好我,就把我送回了雲府外麵,落荒而逃。

我站在大門外,路人停下看我。

風一吹淚乾了,我:「看什麼看?」

接著大步走回府中。

早知道裝哭這麼有用,我乾嘛天天跟這個煞神硬剛。

回到府中聽隔壁十分吵鬨,下人又說,「世子搬到隔壁了。」

剛送走又來一個?

我在院子裡喊了一聲:「爹!這時間段隔壁這麼吵,擾民啊!我去春風樓看看,給你帶羊肉湯吃。」

說完我拿出錢袋掂量了了掂量,夠包個場了。

什麼羊肉湯,到時候從街頭隨便買一家。我說的可是去春風樓看看,冇說從春風樓帶羊肉湯啊!

春風樓是喝羊肉湯的嗎?

那是看美色的!

我喜滋滋的幻想著今晚怎麼玩,卻聽我爹中氣十足的喊了一聲,「胡說什麼!快進來!」

我心想他可能是讓我帶東西,冇想到一進門,我爹正和沈閒談笑風生。

得,難怪說沉默是金,每次說壞話都能被正主碰到也是我的福分。

我爹毫不覺得尷尬:「你不是要去春風樓?碰巧世子也要去,你們去春風樓吃吧,早些回來。」

不是吧?

我想說的:【天色有些晚了,爹您就留世子吃一頓吧。】

說出口的:「不要啊,我不要帶他,我要好好玩!」

我爹果然生氣:「胡鬨!任性!不要不懂事!」

我捂住嘴巴,好吧,我認命了。

朝沈閒擺了擺手:【世子跟著我吧。】

說出口的:「走吧,短命鬼。」

我爹要被我氣過去了,我趕緊跑了出去,生怕他氣急了過來打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