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皇帝老兒捋著鬍鬚,詫異道:「人人都說雲家姑娘最愁嫁,怎麼反倒被你們兩個人中龍鳳爭著搶?」我爹已經已經擦了幾百次冷汗,聞言又顫顫巍巍的起身。...

皇帝老兒捋著鬍鬚,詫異道:「人人都說雲家姑娘最愁嫁,怎麼反倒被你們兩個人中龍鳳爭著搶?」

我爹已經已經擦了幾百次冷汗,聞言又顫顫巍巍的起身。

我趕緊想要拒絕,一隻大手瞬間捂住我的嘴巴。

「你還要說什麼?」林執威脅道。

他手掌有些粗糙,磨得我的臉很不舒服,掌心又那麼熱,弄得我麵紅耳赤,喘氣都不敢了。

「林將軍眾目睽睽之下動手,合適嗎?」

沈閒冷冰冰的聲音從側邊響起,我又急又臊拍掉林執的手,脫口而出一句:「你的手刺臉。」

林執調笑似的臉瞬間黑了,這時從台上傳來一句:「如果從二人中選擇,綰綰選哪一個?」

被皇上這麼一問,我冇反應過來,隻聽到我自己的聲音說:「肯定沈閒啊,我娘說了,擇夫婿找個自己能管得住的。沈閒那麼弱,我一隻手就能製服。」

……

很好,沈閒的臉也黑了。

皇帝哈哈大笑起來,我爹在一旁呆若木雞,迎風淩亂。

謝謝,請遞給我一把刀,我要了結自己。

我臉煞白,旁邊兩個人臉墨黑,低氣壓壓的我幾乎要趴下求饒命。

還是我爹率先反應過來:「胡鬨,趕緊給世子道歉!世子深明大義,你也不可隨意玩笑!」

接著出席跪下,一臉痛心疾首:「陛下為小女擇婿是好,隻是小女生性貪玩,若因此得罪了世子和林將軍,還望二位輕些怪罪。臣必定好好教養小女,給各位一個交代。」

我知道自己闖下彌天大禍,沈閒這廝看起來病弱不堪一擊,可最是腹黑。林執更是手握重兵,又深得皇帝信任,我一下得罪兩個,京城再也容不下我了!

我失魂落魄的朝沈閒深深鞠了一躬,閉緊嘴巴不敢再開口。

沈閒淡淡一笑,在我起身時低聲說了一句:「不怕。」

我吃驚,這廝今天這麼溫柔?

我又朝林執鞠躬,冇躬下去,被他扶起來了。

「這就怕了?當初你在街頭和我對打的時候,可從來冇怕過。」

我麵如土色,也不想再爭辯。一開口這場鬨劇就冇完了。

那老皇帝笑著看,半晌,捏著鬍子說了一句:「若爭論不下,不如將雲綰嫁於太子,太子雖年長了些,但性子穩重踏實,雲綰嫁過去,也能讓東宮多些歡聲。」

「不可!」

「不可!」

「陛下三思!」

三人異口同聲,我冇說,因為我嘴巴又被捂住了。

這次是沈閒,他手嫩一些,細皮嫩肉的,又白。

我意識到自己腦子裡在想什麼,甩了甩腦袋。沈閒將手拿走,道。

「臣心悅雲綰已久,方纔她已選擇了臣,臣便是被她管,也願意的。」

這話一出,宴會眾人沸騰了。

冠蓋京華的沈世子居然為了這個京城第一紈絝折腰?

林執掃過我的臉,「臣想,不如讓雲綰自己抉擇。」

一下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我。

我想裝暈,腿一彎,幾乎要成功一半了,冇倒下去。

因為身邊的林執扶了我一把,他咬牙切齒,一字一句。

「沒關係,你說。」

我想死。

與其選擇一個,得罪另一個,乾脆兩個都得罪。

我眨了眨眼睛。

「我全都要吧!」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