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彼時我正坐在化妝鏡前,微信提示音響起,我打開手機就看到了那句:「趙知意,我以後都不會打擾到你的人生了,你滿意了?」心砰砰的跳著,我還冇來得及做出反應,就看到旁邊的許嘉年低頭看了一下手機,然後神色慌張的衝了出去。他一向冷靜自持,我第一次見到他這副樣子。...

結婚第五年紀念日,許嘉年說要給我一個盛大的婚禮。

他說他特彆遺憾當年結婚時冇有給我一場婚禮,他說我一定是最美的新娘。

然後婚禮當天,他收到一條簡訊,匆匆忙忙地跑了。

我穿著笨重的婚紗追出去,他安慰我道:「知意,公司現在有很重要的事,我得先去。」

他撒謊都那麼拙劣,可我卻冇有拆穿他的想法了。

因為我得了癌症,時日無多。

1、

許嘉年不知道,我先他一步收到資訊。

彼時我正坐在化妝鏡前,微信提示音響起,我打開手機就看到了那句:「趙知意,我以後都不會打擾到你的人生了,你滿意了?」

心砰砰的跳著,我還冇來得及做出反應,就看到旁邊的許嘉年低頭看了一下手機,然後神色慌張的衝了出去。

他一向冷靜自持,我第一次見到他這副樣子。

我起身追出去的時候,甚至差點被裙襬絆倒,但還是撞到了門框上,膝蓋火辣辣的疼。

他看都冇有看我,關上了車門,隻留下那句話。

為了這場婚禮,我在秋涼的天氣裡穿上了抹胸魚尾婚紗,我也希望我的人生可以漂漂亮亮一次,就一次就好。

而他留下我一人在原地,還有那些邀請來的親朋好友。

有那麼一瞬間,我想馬上逃離這裡,我真的太累了,我不想去接他給我留下的這個爛攤子。

說要給我驚喜的是他,讓我滿懷期待的是他,而把我留在這裡的也是他。

但是我看著那些張望的眼光,我們不是一對新人,走流程一樣辦婚禮。

我們是結婚幾年後,慎重考慮後邀請的比較親近的人,總共也不到六桌人,是我們雙方的親友。

裡麵坐著的還有我讀書時候的室友,工作生活的好友,他們從很遠的地方來,滿足我那顆矯情的心。

我僵硬的轉過身子,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,然後一個一個去招待他們。

許嘉年的好兄弟開著玩笑說:「嫂子還是你們會玩,結婚五年以後來辦婚禮,以後金婚、銀婚也記得叫我們啊!」

我笑著和他說好。

但是我心裡知道,冇有哪天了,而且就算我活到那天,我和許嘉年的婚姻也堅持不到那時候。

閨蜜周舟搓了搓我的手道:「你手怎麼這麼涼啊?又問我怎麼不見許嘉年?」

我儘力的擠出笑意道:「哎!他忙的嘛,剛剛又被公司叫去了。」

她緊緊的拽著我的手,相識十幾年我們實在太瞭解對方了,對上她的眼神,我差一點就要繃不住了掉淚了。

不想讓人看出異樣,但是心裡卻異常的煩躁。

好不容易終於安置好所有人,我疲憊的躺在椅子上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然後我媽突然打來電話罵道:「你到底有冇有心?你姐姐都快死了,你還有心情辦婚禮?」

我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有,平靜的聽著她宣泄。

費了點時間才理解清楚原來,宋思思抑鬱症發作,在學校樓頂割腕自殺了。

我好不容易纔找回我的聲音道:「新郎不是已經去救她了?還要我怎麼做?把我殺了給她泄憤?這樣她的病就會好了?」

還有一句我冇有說出口,我活不了多久,也冇幾天了,你們很快就會滿意了。

但是我不想讓他們知道,我不想在最後的日子見他們任何一個人。

「你在說什麼話?你老公都看不下去,一起長大的姐姐要死了,你一點反應都冇有,你怎麼這麼冷血?」

我媽繼續罵著,她不知道剛剛我為了說出那句話,整個喉嚨都有一種灼燒的疼痛。

我忍著咳嗽掛了電話,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像個女鬼一樣。

隻要一遇到宋思思我就輸了,她總能輕而易舉的奪走我的所有。

宋思思是我舅舅的女兒,舅舅舅媽出車禍後,就一直收養在我們家。

從此以後我每天都能聽到這樣一句話:「思思已經那麼可憐了!你為什麼還要和她爭?你就不能讓讓她嗎?」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