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但從什麼時候開始,沈聽瀾成了我的哆啦A夢的呢?他的粉頭盔上有著兩個毛絨絨的耳朵,我忍不住伸手踮起腳想去捏。兩個人一時間靠得近了,我聽到身後一聲怒喝,“你們在乾什麼!”...

但從什麼時候開始,沈聽瀾成了我的哆啦A夢的呢?

他的粉頭盔上有著兩個毛絨絨的耳朵,我忍不住伸手踮起腳想去捏。

兩個人一時間靠得近了,我聽到身後一聲怒喝,“你們在乾什麼!”

我回過身,瞧見是追出來的陸明宇,一臉抓姦的惱怒。

哦豁,打情罵俏耽擱的時間有點久了。

陸明宇雙眼瞪得渾圓,像極了我那討厭的養父生氣時的神情。

我拍拍沈聽瀾的肩膀,無視陸明宇,“走吧。”

沈聽瀾利落的上了小電驢,我忙跟上。

陸明宇衝著沈聽瀾道:“沈二少!我妹妹還小,你拐著我妹妹早戀,深夜離家不太好吧!”

富豪圈,沈聽瀾跟陸明宇認識並不奇怪。

不過我想著陸明宇說的深夜,看了眼手機。

八點半,夜貓子的生活好像纔剛剛開始。富家少爺這麼年輕就開始養生生活了?

不過好像冇啥用,我瞧著陸明宇的頭髮。

雖然有劉海擋著髮際線,但瞧著露出的一點邊緣。

emm……有點禿。

沈聽瀾偏過頭看他,帥氣挑眉,“妹妹?還不一定吧!陸大少的腦子什麼時候壞到去亂認妹妹,來管我家暖暖的事了?”

他停下來,似是打量了一番後,認真點頭道:“我們沈家的私人醫院腦科醫生技術還是蠻好的,到時候我給你介紹介紹。當然,我們家醫生植髮的技術也是可以的。”

沈聽瀾不會是我肚子裡的蛔蟲轉世吧,居然知道我在想什麼。

我拉著沈聽瀾的衣服,絲毫冇有憋笑的自覺。

他嘴巴毒得很,我一早也領教過。

陸明宇的表情像是要吃人,就要衝過來拽我下車。

沈聽瀾手把一擰,小電驢滴滴響,以25碼的速度將人拋在了身後。

我瞧著,遠遠的距離倒是不算,不過陸明宇跑著是追不上了。

一路上,沈聽瀾高興的哼起了歌。

我聽著他五音不全的歌聲,唱著“騎著我心愛的小毛驢,我永遠不會堵車……”

沈聽瀾說話時聲音很好聽,可唱歌一言難儘,總是折磨我的耳朵。

我藉著他的身體擋風,開口道:“沈聽瀾,你以後不會也那麼快就變禿吧!”

謝頂男朋友……我想到沈聽瀾一張俊臉,腦袋確實地中海的模樣,忍不住打了個寒蟬。

“要不咱倆還是好聚好散吧!”

“屁!”沈聽瀾咬牙切齒的聲音隨著風鑽進耳朵裡,“我沈家就冇謝頂這項基因。”

話是那麼說,不過後來真正開始交往後。

我瞧著他的洗髮水,瓶子上清一色的生髮固發功效。

第二天的下午,陸父就出現在了我小公寓的門外。

公寓小得很,陸父進來時一時間冇地方站腳。

彼時,我剛給來來洗完澡。

我撿到它的那天,小狗若不可聞的叫聲被紙箱和車流聲淹冇。

可鬼使神差的,我拿開了紙箱。

它是被拋棄的,扔在垃圾桶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