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當年弄掉嬰兒資訊的掛牌,最後掛錯了。這一切的罪魁禍首,不是你麼?”陸明城嚇得連連後退,帶著身後的陸明珠一起,一個不慎,兩個人齊齊摔做一團。我毫不掩飾的笑出聲。當初無意間看到《藍色生死戀》時,我就極度討厭裡邊的哥哥。事情輪到自己身上,這個哥哥就更討厭了。...

半個月過去,陸父陸母一起來接著我回陸家。

這半個月裡,兩人來得勤快得很,陸母更是恨不得陪我住在醫院。

陸母總向我介紹陸家成員,說我有兩個哥哥,一個姐姐。

姐姐?

在他們找上我之前,我早就把陸家摸得透透的了。

畢竟,那份親子鑒定還是我親手送到的陸家。

陸家就一個女兒,所謂的姐姐,是陸家養了十七年的女兒,陸明珠。

明珠,嘖,多麼好的名字。

我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。

陸母以為我是樂意聽到他們的事,跟我講起了那三兄妹。

我們兩個總是她一直說著,我不吭聲。

她問我過去十七年的生活,我依舊不吭聲。

在聽到她說兩個哥哥十分期待著見到我,會待我好時。

我終於張了嘴,眼睛亮亮的瞧著她,充滿期待又有些小心翼翼地問道:“真,真的嗎?”

沈聽瀾毫不吝嗇的誇過我演技好。

瞧著陸母開心的模樣,我深以為然。

她笑,我也跟著笑,指尖默默摩擦著身上蓋著的被子。

真歡迎我,怎麼會半個月了連一麵都冇來見過呢?

車開進了彆墅,彆墅裡黑漆漆的瞧不見東西。

陸父陸母帶著我進門,門鎖哢嗒一聲,燈光亮起,禮炮聲響。

門內,一個穿著粉色連衣裙的女孩子笑容燦爛的舉著蛋糕,爽朗道:“歡迎暖暖回家!”

她的一左一右分彆站著兩個人,左邊的人嘴角掛笑溫柔的瞧著我說了句“歡迎妹妹。”

右邊那人滿臉敷衍。

似是感知到了,陸明珠小心翼翼扯了扯二哥的衣角。

陸明城冷冰冰道:“歡迎。”

陸父登時黑了臉,壓著怒意吼了句:“明城!”

陸母趕緊站出來做和事佬,挽著我的手道:“暖暖,珠珠知道你今天要回家,這是她特意給你辦的歡迎儀式呢。”

我微微一笑,隨著陸母的步子走到陸明珠身前,嘴裡說著謝謝,隻是手上的動作卻是將那個蛋糕掀翻,奶油弄臟了陸明珠嶄新的裙子。

陸家一家子集體變了臉色,陸明城更是眼疾手快的將陸明珠拉到身後,惡狠狠地瞪我,衝著我吼:“你乾什麼!”

陸明珠躲在他身後,一雙美眸瞧著我,淚水在眼眶裡打轉。

不得不說,她的容貌繼承了我那養母的優點。

兩個人眼睛像極了,一雙圓眼我見猶憐。

還有,她的演技也挺不錯。

我瞧著她那雙眼睛,視線對上陸明城,挑釁道:“占了我十七年的生活,我討厭她,不是理所當然嗎?”

陸母似乎驚訝於我的態度,明明在醫院的時候,聽到陸明珠時都是笑意盈盈的來著。

“這跟珠珠有什麼關係?又不是她故意換的,她也是無辜的!你恨她乾什麼?”陸明城吼道。

我反問他,“她無辜跟我又有什麼關係?”

“而且,誰說我恨的是她?”我走上前逼近他。

“當年弄掉嬰兒資訊的掛牌,最後掛錯了。這一切的罪魁禍首,不是你麼?”

陸明城嚇得連連後退,帶著身後的陸明珠一起,一個不慎,兩個人齊齊摔做一團。

我毫不掩飾的笑出聲。

當初無意間看到《藍色生死戀》時,我就極度討厭裡邊的哥哥。

事情輪到自己身上,這個哥哥就更討厭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