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我是陸家被抱錯的真千金。回到陸家的第一件事,我給了親生父母兩個選擇。“二十萬給我,斷絕親緣關係,我離開。或者一天之內送走陸明珠,她走,我留下。”...

我是陸家被抱錯的真千金。

回到陸家的第一件事,我給了親生父母兩個選擇。

“二十萬給我,斷絕親緣關係,我離開。或者一天之內送走陸明珠,她走,我留下。”

親爸親媽找到我的時候,我正在養父母的飯館裡打雜。

給客人端湯上桌的路上被人撞到肩膀,熱湯嘩啦啦全倒在了大腿上。

瓷碗落地,劈裡啪啦的碗碎聲響起。

正在櫃檯嗑瓜子追劇的養母聽見動靜,飛快的走過來甩了我一巴掌。

嘴裡咒罵道:“我是上輩子造了孽了,有你那麼個掃把星。”

臉上,腿上火辣辣的,在她淬了一口第二掌又要落下時,一道怒不可遏的聲音製止了她。

“住手!誰準你動我閨女的!”

醫生給我處理好燙傷後,陸母死死的拉著我的手。

她從送我到醫院時抱著我就開始哭。

陸父站在一旁不停的安撫著她,滿眼愧疚的瞧著我,時不時給妻子遞上一張新的紙巾。

陸母抽泣道:“都,都怪我們,要是我們早到一點,你就不會受傷了。”

陸母的手有些燙,握得我手心出了汗。

就像她的懷抱一樣,很燙很燙。

她的身上也很香。

估計是被熏的,一路上我感到腿上火辣辣的灼燒感都弱了許多。

我彆開臉不看她,將手毫不留情的掙脫開,“你們出去吧,我有些困。”

“暖暖……”

陸母還想開口說什麼,卻被陸父製止將人帶離出房間。

我瞧著他們走出病房的身影,視線凝在陸母緊握的那隻手上。

那裡,捏著陸母抱著我時悄悄扯的頭髮。

扯頭髮的時候我頭皮一疼,卻還要裝作毫無察覺。

有點心眼,但不多。-